芊语千寻 | 长城记


2020年的益路童行,在长城脚下开启。


太长时间没运动了,再加上之前的三场酒局,实在是心里没底。


所幸天气不错,不冷不热。不敢懈怠,提前就绑上了护膝,跟着向导走在了队伍最前面。不是盲目自信,实在是怕坚持不住,越走越慢会拖累大家。


1.jpg


一路爬升,这仿佛是让所有人都头疼的事情。事先没有一点防备,没有平路、波折、喘息,简单粗暴得让你喘不过气。看着大伙儿都涨红了脸,而自己还在第一梯队,我突然觉得似乎我还可以,心里的石头渐渐落了地。


2.jpg

3.jpg


现在回想起来,全然不记得九眼楼之前的路途,只觉得长城也不过如此,哪里知道命运早就埋好了伏笔…


第一个打击来自北京结。一共三段攀升。前面两段尚有土坑可踏,树枝可借力。最后一段,目测近70度角、几十米的断壁残垣,脚下只有几寸立锥之地。爬到一半时,头上落下几个石子,抬眼望去,向导和我有一人的距离,不敢再看,也不敢再爬。再扫了一眼旁边,茵茵翠翠好风景…停了大概十几秒,估摸着向导上去了,便又开始了攀爬。这次学乖了,哪里都不看,只关注脚下,也就一、二分钟,终于攀上了顶。义无反顾地往前走,绝不回首过去的丰功伟绩。远离崖壁坐了一会儿,想着看看后面伙伴的进程,蹭到边缘䁖了一眼,赶紧又缩了回去,心里窃喜,这么难我都爬上来了,从此坦途万里!


4.jpg


人生的转折总是那么不经意,再往前走,才知道这北京结,只不过是恭喜进入成人世界的贺礼。连普通的台阶都开始变得有半人高,更不用说大大小小各种“天梯”。所谓“天梯”,原来就是北京结的各房姐妹兄弟,只不过有上有下、有长有短,但一如北京的人民,对远方来的客人永不放弃。


5.jpg


直到遇见了鹰飞倒仰。这名字听着就霸气,鹰都要倒仰着飞,可想见其万仞绝壁。一路上向导都在对我们循循善诱,你们其实还可以,来都来了…不免心痒,现在回想起来,还好领导果决放弃。当时已是下午5点左右,一行人在长城上攀爬了近七个小时,体力已消耗殆尽。而眼前这堵墙,号称接近直角,两边的城墙早已坍塌殆尽,再往外就是万丈深渊,毫无遮拦,一个失误,距离死亡也就是几秒钟的事情。绕路的那一刻,向导问我们有没有遗憾,说实话,没有。因为相较于挑战死亡,我更欣喜于挑战自己的冲动,还有脚踏实地。


此后无话,只剩坚持。哪怕是十步一歇,我们也在努力前行。天黑了就打开头灯,水不多了就大家分一分,实在累了就躺一会儿,因为每走一步,就离终点越近。


晚上八点,历经10个小时,爬升1700余米,我们终于到达了露营地。没有胜利的狂喜,因为此刻一如预期。



靠着千年的城墙,回想过去的每一寸光阴,百赛、益路童行何尝不是一步步走到了这里。


仪器线成立数年,虽每年有增长,但始终达不到预期。但我们从未放弃,一条路走不通就换一条,每往前走一步就是胜利。


19年年中接手Takara,一个月内新增5个办事处,全国15个城市开启新业务,在官宣的同时就实现了接单送货,无缝衔接,短短半年不到的时间顺利接下国内市场。20年新增丹纳赫旗下多条产品线,一面在疫情肆虐之时逆风前行,一面不停地开辟新的市场,昆明已然进入百赛的版图。谁都可以质疑,可我们从未停下步伐。


益路童行开创之时,谁都没想到能走到今天。16年从上海走回安康,17年穿越墨脱,18、19年连续挑战美国PCT步道,期间在国内也穿插了广东船底顶、苏州灵树线、北京雁栖湖、环青海湖等徒步活动,至今已捐助7所小学,培训师生近百人次。




都说不忘初心,我想,这“初”不光是最稚嫩的梦想,更应该是发自心底的良善,以及生活的勇气。


2020年,谁都不容易。但既然已经踏上征程,就无法回头,只能一步一个脚印地躬身前行。


2020,向梦想致敬,向前方的每一个背影致敬!


10.jpg

匿名的头像
4 加 6 等于
计算出这道简单的算术题并键入答案。例如、1+3,就输入 4。